n_(~.~)_n

翻译 王子KILIX奴隶FILI Little Lion Man

当FILI张嘴却无言时,血从他嘴里流了出来。无声的尖叫刺入他的耳膜。

-

KILI坐在他的床上,浑身冷汗,胸部起伏着,他花几秒钟才意识到尖叫声是他自己发出的。

~

KILI并没有睡的太久,整个上午余下的时间他呆在他的房间里。通常他会下到射箭场把他的注意力放到射箭上,但他怕如果他去了就会错过Thrain带来的消息。相反,他试图阅读(很快就放弃了),为今晚的晚餐编织他的头发(甚至更快的放弃了),有二十次他走到客厅,以为他听到了什么。

他母亲威胁他如果他再这样神经兮兮就把他绑到椅子上,KILIi溜回了他的房间,趴倒在床上。怎么今天这么会这么长?闭上眼睛,他慢慢地吸气和呼气直到他的身体渐渐放松。

他知道的下一件事就是被摇醒了。

“哈,” KILI被那只在他肩上的手摇的像蝙蝠一样东歪西倒,他脑里一片混沌让他难以清醒。这就是为什么他讨厌睡午觉。他们让你感觉更糟。

“KILI,你的舅舅回来了”

他的母亲的话迅速让KILI的大脑振奋,他无视令他摇摇欲坠的眩晕,急忙下床,来到客厅。

“有什么消息?”他一进入客厅就疯狂的环顾四周,因为也许,也许索林已经把FILI带来了。令他失望的是房间里只有他的舅舅,他正坐在沙发上抽着烟。

“消息?”Thrain问,挑高了眉毛。KILI咬了咬牙,静静数到10。如果他现在脾气失控,这将不符合他的身份。他的母亲和Balin教育他要有耐心的次数已足以让他将此铭记于心。

“今天的会面怎样?”KILI问, 逼迫自己露出一个微笑。

“长,” Thorin 吐出一个烟圈。

“舅舅,” KILI觉得他不忍受再这样闲聊下去了。

Thorin 叹了口气,直直让自己陷进沙发里, “我为了你给了他们一大笔钱。”

“真的吗,太好了” KILI看向舅舅和母亲。为什么他们看起来那么紧张? “Dain 同意了吗?”

“他同意了,” Dis 说, 她的脸上有点复杂。也许是因为她不相信这一次KILI会好好对待FILI。

“有什么问题吗?” 各种插曲都让他不由得紧张起来。

“直到明天早上,交易才会生效。”

“为什么?”

“因为 Nigug不愿意就这样交出他最喜欢的奴隶。所以今晚,FILI还是他的”

对KILI来说这算不上是一个好消息,多一晚,很可能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即使KILI万般不愿意,他仍试图说服自己接受,说服自己退一步。

“好吧,明天他就会回到我身边了?”

“嗯,” Thorin 点头。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是吗?” KILI恨自己,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二十岁的矮人一样祈求舅舅和妈妈的批准。

“当然,我的宝贝,” Dis笑道。~

KILI的胃隐隐作痛,他觉得这是他内心的一种不安。无论他有多少次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都对今晚的晚餐一种不好的感觉;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可怕的预感。再过一个晚上,FILI从Nigug那被解救,而KILI就可以开始挽救他的过错,他不停的想着。

他的脚一直拒绝挪动,他盯着镜子里的他。他的头发上有母亲精心编织的皇家辫子,但无助于改变他的整体外观。虽然他脸上已经没有了婴儿肥,但他的脸依然是圆圆的;他的胡子拒绝长得超过一茬。辫子并没有使他看起来成熟,而事实上他也没有变得成熟。虽然他的年岁长了。当然,他喜欢假装他是一个成年人,好像他年龄的增长神奇改变了他,但事实是,生日来来去去,吉利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同。现在,在如此接近FILI的时刻,KILI感觉到格外年轻和愚蠢。那些关于他幼时所做的事回忆令他畏惧。

随着他反思的结束,KILI离开洗漱台,走出了房间。

-------------------------------儿时

KILI推开了门,蹑手蹑脚的进了房间,小心翼翼的没弄出任何声音。这里面漆黑一片,唯一的光线是从开着的门中泄入的,但KILI非常熟悉这间房,所以他的潜入非常顺利。

FILI早已在床上睡着了, 金色的头发从毯子下露出。 好极了,KILI想。

KILI咬着唇轻轻靠近角落那张小桌子,一卷羊皮纸被放在上面。KILI看向床再次确认FILI仍旧睡着。然后他迅速拿起那卷羊皮纸,溜出房间。在他关门的时候门只发出了一丁点响声,KILI忍不住高兴的想,我绝对是矮人中的神偷!

他跑回自己的房间的然后展开卷轴。羊皮纸上的线条整洁笔直。KILI小心的将符文复制到自己的作业中。它是完美的!他不费吹灰之力就会得到Balin先生的称赞。

脸上仍带着笑意的KILI躺进被窝里。现在离他妈妈叫醒他还有几个小时,他还有时间睡上一觉。~

"你的作业呢, 小伙子?"

FILI凝视着地板,他的手紧紧抓着上衣的下摆。“我...我找不到了" 

Balin 先生扬起了他的浓眉, "你找不到了?"

"我" FILI 抬起头紧咬着他的下唇。

"我认为你的意思是你没有完成它," Balin 用沉重而又失望的语气说道。KILI很高兴这句话不是对他说的,Balin'先生失望的声音是可怕的。这可会让你内疚好几天。

"我真的已经做了" FILI哽咽着,泪光在他眼里闪烁。

"如果你完成了你现在就应该交出来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我不得不对你说我对你很失望。我以为你从这几次中会学到些什么。”

当FILI张嘴想要抗议时,Balin 抬手示意他闭嘴. "别再说什么了,我会将这些告诉国王的"

几滴眼泪从FILI的眼里滴落,他一言不发,点了点头。KILI几乎感觉到了悲伤,但下一秒Balin先生看向他并给了他一个微笑

"KILI,你的书写进步很大,加油, 小伙子."

两天后FILI不再被允许同KILI一起上课了
~

FILI专注的看着地板上的一个点。在他周围的人一刻不停的说笑,喝酒。感觉起来太吵,太拥挤,好像每双眼都关注着他。

Nigug把一根鸡骨头扔到地上,然后舔着他的手指。FILI盯着它,骨头上还有一点粉色的肉,这让他的胃开始扭动。他很饿。也许他的好Nigug吃完自己那份后会给他留点。从五年前那场被医师认为是饥饿引起的昏迷之后,Nigug基本上都会记得喂他,足以维持他的生命,但从没让他饱腹。

“看过来!男孩们,今晚我们有一些特别的事要庆祝。” Nigug 把他油腻的手指插进FILI的头发。对FILI来说庆祝总意味着坏事要发生了。


翻译 LITTLE LION MAN

鉴于我还没拿到授权,以及我连第一章都没翻完(混蛋居然还有脸发)…暂时就放这了。

手机党,排版什么的都是渣,对了翻译也很渣。

原作网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20864/chapters/2030646

        Little Lion Man

作者: kopperblaze

摘要:

     孩提时的KILI王子拥有一个叫FILI的奴隶玩伴,但当他的祖父带走FILI时,他的不体贴的行为停止了。KILI用了数年时间才再次找到FILI。当他找到FIL时情况却不太理想——FILI现在属于一个来自铁丘陵残酷的贵族。即使KILI想尽办法把他重新夺回,他不知道他是否可以抚平那些已造成的伤害。

See notes for the full prompt of the Hobbit Kink Meme this is a fill for.(This is a repost. For some reason I managed to delete the original fic and not even notice)

Notes:

"AU: Erebor 没有失守。

   国王Thrain 给了王子Kili (在他七八岁时)一份特殊的礼物:他自己的奴隶玩伴,一个大他一两岁的金发男孩。KILI给了他的新玩具一个名字——FILI并且对待他像一个小男孩对待任何玩具一样——一种不太好的方式。KILI总是在制造完恶作剧后把责任推到FILI身上,尽管所有人都知道是干的,但FILI还是被惩罚的那个。

直到那天KILI 终于越过底线. 为了让KILI得到教训, Thrain 把FILI从KILI带走了并将FILI卖掉. KILI非常生气,但很快他就忘了这件事。很快KILI长大了,他被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吓坏了,尤其是对他拥有了几年的男孩——FILI。他试图找到他,但无济于事。直到从铁丘陵外交方来到Erebor,在那群人中有一个年轻贵族,而跪在他旁边的是一个伤痕累累,破碎的金发奴隶........ HE

Title and lyrics from Mumford and Sons' "Little Lion Man".

Chapter 1 : Chapter One

Notes:

(See the end of the chapter for  notes .)

Chapter Text





And it was not your fault but mine And it was your heart on the line

"你必须把他带回来!!"

"KILI-"

"你必须! 或 … 或者 命令Dain把他带回来!你是国王,他一定会听你的。!"

"KILI"

“舅舅”。KILI直视Thorin的眼睛,下巴紧紧绷着,他的眼睛里闪烁着决心。Thorin叹了口气,然后捏了捏KILI的鼻梁。

"好吧. 明天我会和 Dain讨论的"

"但是,舅舅..."

"明天," Thorin 以一种非常坚决的语气说道。 KILI无奈的耸下肩膀。明天对于KILI将会很漫长,而耐心从来不是KILI的强项。除此之外,他不认为他可以一直坚持到晚宴而不冲着Nigug的愚蠢的脸来一拳。 FILI是他的。

我希望今晚你会表现应有礼仪。“索林锐利的蓝眼盯着他,好像他知道KILI的想法。

“是的舅舅,”KILI喃喃道。

"在等待多一晚不会出什么意外的。"

KILI并不确信这句话。每当他想到FILI站在Nigug身边时,他心中就陡然生起一把火。

"也许吧," KILI闷闷不乐的说道, 一边心不在焉的盯着地毯。 "我只是.."

"我知道," Thorin开始在KILI的目光下软化,他拍拍KILI的肩膀。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不!这一点都不好! 当KILI看到Nigug因同伴所说的某件事而发笑,同时以一种别样的目光扫过像狗一样挨着他椅子的年轻矮人,KILI不由自主的用力抓紧餐具以至于他的指节都发白了。他的双手在背后紧握着,肩膀耸着,弯曲着脊柱,不合身的,破烂的衣服挂在他过于瘦弱的骨架上。青紫的瘀伤在他衬衫的衣领下若隐若现,KILI的目光跟随那些或绿或蓝的奇形怪状的图案,他的胃开始扭曲转动威胁着他要设法吃些什么。

KILI 拿起高脚杯,喝了一口,但他一刻不停的盯着FILI,他希望最终那个矮人会看向他,那样他就可以给他一个令人安心的微笑,去传达那些他不能言说的情感。但FILI至始至终都没有抬头,即使他抬头了,又有什么理由可以让他相信KILI呢?

随着一声沉重的叹息,KILI把他的酒杯放下来,斜靠在椅子上,感觉就像他透不过气了。KILI为他孩提时对FILI的所作所为而感到可怕。但没什么,没什么能比得上当他面对他孩子气的残忍、粗心大意导致的后果时,那些从内疚中诞生的熊熊烈火一样烧灼他的心的痛。

当他看FILI的身体开始摇摆,慢慢向前倾斜。KILI模仿着他的动作,将身体稍向前倾。FILI继续向前倾,当Nigug尖锐的笑使他回过神时,他那睁大的眼睛里充满了不安,他咬着下嘴唇,谨慎地环顾四周,当他确信无人发现他的失误时他紧绷的身体才有了一丝放松。KILI感到他胸腔内的心好像被人紧握着,他感到无助和内疚。

当他站起身逃离大厅时,他轻念道“对不起,”"

**********************儿时

"这都是FILI的主意!" KILI一边高声喊道,一边跺着他的脚。

Thrain 挑起了他一边的眉毛——这是一个一点都不Thrain的表情。他正拿着今天下午FILI和KILI用来玩耍的短剑,短剑是KILI为了好玩而命令FILI从军械库里偷的,但他们的玩耍计划中并无涉及割到FILI的手臂也没有涉及当仆人听到FILI的哭声后把他的祖父和舅舅叫过来。现在整个下午都毁了,一如既往,这都是FILI的错。

在他祖父的目光的注视下,“你确定吗?”Thrain问,KILI动了动嘴唇。他的目光掠过到FILI,站在他面前的FILI把手臂埋在胸前。他的外衣被鲜血染红了,脸上也带着泪水。KILI看到FILI也好不了多少,他的蓝眼睛露出哀求,而他的下嘴唇抖动着。KILI感到愤怒在血里燃烧。FILI就是这样一个孩子。他从来没有想要玩这种游戏,他总是胆小,安静,KILI命令他做的事情,FILI都认为他想做的事情大部分都不好。这是荒谬的,KILI想,他拥有有史以来最好的想法!

当他望向他的祖父时,“是的,”KILI答道。在FILI的蓝眼睛里闪过一种伤心失望的情绪,但KILI并没有对此给予太多的关注。他旁边的索林的轻叹了一声。为什么大人感叹这么多甚至超过了KILI。

“好吧,”Thrain说。 “Thrain,把男孩带到OIN那检查他的手臂,然后送他回自己的房间,直到决定了他的处罚。

索林给出了KILI一个简短的点头,KILI忍不住微笑,他的计划起作为了。他从这件事里脱身了并且不受任何处罚,一如既往。FILI果然是他得到过的最好的礼物。“KILI,回你的房间,在晚饭前收拾好自己。”

“是的,爷爷,”KILI乖乖的答道。当他准备离开时,他的目光撞上菲力的目光。他的脸上是满是悲伤以及不符合他年龄的疲倦。瘀伤如花一般盛开在他红润的皮肤上。当FILI张嘴却无言时,血从他嘴里流了出来。

~~

这大概是第一章的四分之一吧…我T_T  

然后新的一年祝大家身体健康心想事成。

然后………我还没校对过发现错误的小伙伴请提醒我!

最后 欢迎加入I belong to my hand cancer,群号码:210048611